你現在的位置: > 產品中心 > 蟲草專刊 >

冬蟲夏草:資源儲量麵臨困局 “人工化”漸成趨勢

時間:2015-07-14 14:19來源:新華網點擊:

    新華網西寧7月13日新媒體專電(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張曦)記者在青海省玉樹藏族自治州雜多縣采訪了解到,盡管今年冬蟲夏草產量有所上升,但依然無法阻止全國冬蟲夏草資源儲量下滑的態勢。促進冬蟲夏草資源再生,利用技術手段進行人工幹預漸成趨勢,個別地區悄然興起的人工種植蟲草現象值得注意。
    資源再生速度難超采挖速度
    據統計,雜多縣境內平均每年有2萬餘人進行蟲草采挖,占全縣人口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為當地牧民,采挖人數仍在不斷上漲。
    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冬蟲夏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表示,適度采挖並不會破壞資源平衡,但采挖人數過多,就會導致資源再生困難。青海省畜牧獸醫科學院冬蟲夏草研究室數據顯示:1970-1979年,青海蟲草量人均日采挖量為3000根;2000-2009年,人均日采挖量下降至150根。
    國家中藥現代化工程技術研究中心主任曹暉介紹,近20年來,蟲草分布聚集地海拔從平均3500米上升至4500米,每平方米草皮下蟲草蘊藏量從30根減至1.5根。
   “保護野生蟲草資源已是老生常談,其實近年來,野蠻采挖的情況已經得到很大程度遏製,當地牧民保護草山的意識很強,使用截斷麵很小的挖草工具,再將挖過後的土壤回填,對草皮的危害幾乎為零。蟲草資源再生速度還是慢過采挖速度。”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姚一健說。
    冬蟲夏草資源再生又遇新挑戰
    記者還了解到,孕育蟲草的草山還麵臨新的天敵——與日俱增的草原鼠。記者在阿多鄉西尼草山看到,僅幾秒鍾,視線內的草皮上頻繁出現草原鼠的身影。草山上三五步就會出現一個鼠洞,周圍是一片裸露的黑土。
    有關環保人士認為,近年來,隨著三江源保護工程不斷取得成效,生態植被得到了一定恢複,野生動物的數量不斷增多,草原鼠的繁殖力原本就強,隨著草皮情況好轉數量急劇上升。
    “老鼠邊啃草皮邊在下麵打洞,鼠洞周圍一小片草皮就會壞死,鼠洞多了,壞死的草皮就會連成片,蟲草是無法在裸土下生長的。”一位牧民指著一片黑色土壤說。然而即使這樣,出於宗教信仰,當地牧民還是不願參與到滅鼠隊伍中
    姚一健認為,眼下,單靠目前慣用的手段保護野生蟲草資源是不夠的,巨大的利益和銳減資源間形成的矛盾會越來越突出,需要人工手段幹預冬蟲夏草資源走向,拯救瀕危物種。
   促進冬蟲夏草資源再生出現“人工化”趨勢
    姚一健告訴記者,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正在雜多縣尋覓適合的草山,準備建立冬蟲夏草保護研究基地,這並不表示用人工種植代替天然生長,而是用技術人工營造更利於蟲草生長的天然環境。
    “就人工幹預具體內容而言,比如說降水有利於冬蟲夏草生長,如果采挖季開始前天氣幹旱,保護區內就可以進行噴灌,促進蟲草生長;然而降水過多也對蟲草生長不利,如果遇到這種天氣,保護區內就可人工架起寬約500米的巨型薄膜,為蟲草‘擋雨’。”姚一健說。
    據悉,人工調節降水隻是人工幹預蟲草資源的一小部分,旨在研究降水對蟲草資源再生的影響。除此之外,建立輪流采挖製、生物位移等辦法還可有效促進天然蟲草再生。
    記者了解到,眼下一些從事冬蟲夏草相關產業的藥企也在玉樹、果洛等地開展人工手段促進天然蟲草生長的相關工作。
    相對於天然蟲草,人工種植蟲草也在個別地區悄然興起。在我國四川等地,不斷湧現從事人工培育冬蟲夏草的私人機構。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魏江春院士介紹,在我國湖北某地,一座大型模擬青藏高原生態環境的冬蟲夏草培養基地已有冬蟲夏草被批量培育成形。有關人士透露,培育過程為:從青藏高原采集蝙蝠蛾幼蟲,再模擬冬蟲夏草的自然成長過程。生長周期較天然蟲草縮短一半。
    姚一健認為,人工蟲草種植並非不可能,但與天然蟲草仍存差別,具體差異程度還不能被徹底了解,所以需要出台冬蟲夏草國家級生產管理規範標準,類似於野生人參與種植人參,在被差別化定位的情況下,合法、合理地進入市場。
    專家一致認為,人工幹預冬蟲夏草資源走向是趨勢所在,但應加快技術突破,嚴格區分天然冬蟲夏草與人工培育冬蟲夏草的品質成分界限,另外發展人工培育的同時不忘保護天然草山資源,保護當地牧民的利益。